確認仲裁調解與物權變動的效力

2014年11月12日| 發布者: 弭晶 | 查看: |

內容提要:

仲裁的起源為“第三方公斷”,上升為法律制度后,仍應秉持著最基本的公斷、公信。確認仲裁是仲裁中新興起的便利模式,快捷方便,但是仍不能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第三人的利益,不得成為規避法律的便捷途徑。確認仲裁的調解書作為生效的法律文書不能直接等同于物權法中的“能直接引起物權變動的法律文書”

關鍵詞:

確認仲裁  調解書  物權變動  公示公信

正文

一、仲裁與確認仲裁

對于普通百姓來講,仲裁好像是個非常抽象、非常遙遠距離的詞匯,仲裁的英文Arbitration,除了有仲裁之意外,還有一個詞意就是“公斷”,這樣的意思大體都來源于這個詞最初的淵源。在談到仲裁的起源的時候,一個美麗的神話傳說一直伴隨著流傳,相傳希臘英雄佩利尤斯(Peleus)為迎娶海之女神茜蒂斯(Thetis)大排延宴。奧林匹亞圣山上的眾神們全都作為女方親友的出席。主管爭執的女神埃里斯(Eris)發現自己是唯一沒有收到正式請柬,覺得很丟臉。于是弄出個刻著“給最美麗的女神”字樣的金蘋果來報復。當場就有三位女神出來宣稱自己才是最美麗的。第一位是主神宙斯(Zeus)的妹妹兼太太,天后赫拉(Hera);第二位是宙斯的女兒、富于智慧與技巧的女戰神雅典娜(Athena);第三位也是宙斯的女兒、主管性愛的阿芙洛迪特(Aphrodite)。 
     三名女神全都來自同一家庭,老奸巨滑的宙斯被夾在中間,其余的男神們更是禁若寒蟬,只好出損招說只有跟各方都沒關系的人才是最公正的評判和決斷。這個燙手的山宇最終扔給了正在伊達山里放羊的特洛伊王子帕里斯(Paris)。這就是仲裁最初涵義的起端:第三方公斷。

赫拉許諾給他權力與財富,讓他成為整個歐亞大陸的主宰;雅典娜的開價是無上榮耀與戰無不勝的軍事才能;阿芙洛迪特則直接了當――人間的第一美女。帕里斯以一個正常男人的眼光和標準毫不猶豫地決定用金蘋果換美女。當然這里就已經不能準確的界定,到底是不是“公斷”了,但是至少可以確定仲裁的第二個特性,根據各方的內容和資料、依據規則進行判斷。于是帕里斯最終在阿芙洛迪特的幫助下把第一美女海倫拐回了特洛伊。希臘人為了捍衛自己的尊嚴與誓言不得不跨海遠征。這就是著名的“特洛伊戰爭”而且一打就是十年。雖然這只是民間流傳的一個故事,也說不定是為了推廣晦澀難懂的“仲裁”兩個字的精準涵義,大家為其披上的瑰麗顏色,但是在古希臘和古羅馬興盛時期,地中海沿岸一帶海上交通發達,商品經濟長足發展,城邦和港口之間商事往來增多,商人之間的商事糾紛亦由此而增多;因此,為解決商人之間的商事糾紛,在當事人自愿的基礎上,共同委托大家信賴、德高望重、辦事公道、熟悉情況的第三人對糾紛進行居中裁判。這種簡便易行的方法逐漸為商人們所接受,最終形成了雙方當事人共同約請第三者居中裁決糾紛的習慣。

19世紀中期以后西方各國紛紛開始仲裁立法,一方面通過立法賦予仲裁以法律效力并將其納入國家程序法律制度的范疇,另一方面通過國家法律來嚴格規制和規范仲裁活動,建立了現代意義上的仲裁制度。[1]20世紀中期以后得到了迅速發展,很多國家先后在國內建立了本國的仲裁制度,并多次修改或者重新制定國內仲裁法律,使仲裁法律制度日趨完善和成熟。以“民間性”為本質特征的商事仲裁制度在國際上普遍實行,并且成為國際經濟貿易中解決爭議的主要方式。

我國的《仲裁法》1995年9月1日起施行,歷時20年,隨著各地仲裁委員會的不斷建立,仲裁案件的逐年增加,我國的仲裁體系已經日趨完善。“確認仲裁”就是在日趨完善的仲裁體系中的一支新興起的便利模式。“確認仲裁”是指仲裁庭根據當事人的請求和仲裁規則,對當事人之間簽訂的合同或就解決爭議達成的和解協議進行審查和認定,依法評判該合同或和解協議的效力并決定是否給予法律確認的仲裁行為。”[2]“確認仲裁”的法律依據來源于《仲裁法》的法律授權,《仲裁法》第19條第2款:仲裁庭有權確認合同的效力。而武漢仲裁委員會的《武仲規則》第55條明確給出了確認仲裁的概念和條款依據。[3]同時武漢仲裁委員會率先垂范,確定了確認仲裁在武漢市的試點試行單位。在全國率先將“確認仲裁”規則化、制度化并引入律師行業。武漢仲裁委員會認為有仲裁委授權的律師事務所,請有調解員資格的律師,主持雙方達成調解協議,該調解協議經仲裁委依法確認后,調解書就具有了法律效力,不用到仲裁委開庭或到法院訴訟。如果一方不履行,可以到法院申請強制執行。為當事人提供了最大程度的便捷。[4]

就如同仲裁機構對“確認仲裁”的概念界定以及審理特性的界定所表述的,“確認仲裁”更強調的是仲裁過程,突出的是仲裁“程序”[5],所以在現實中就會出現“程序”和“實體”沖突的情況。

二、由一起確認仲裁調解說開的仲裁調解書的性質

筆者親身經歷的一件案件,袁某因為生意的需要,向代某借貸,雙方簽訂了合同,出具了借條,并在合同中約定以袁某的父親位于武漢市硚口區某地的房產作為抵押。該房產劃入紅線拆遷范圍,無法辦理抵押、過戶等相關手續。因為袁某的父親已經過世多年,其父母在過世之前分別立有公證遺囑確定該房屋由袁某繼承,袁某的三個姐姐沒有繼承權。后袁某資金鏈斷掉,無法還款,代某于2013年8月底在武漢市的公證處做了確認遺囑的公證,袁某的三個姐姐都同意了該拆遷房的權益由袁某享有。后袁某一直告訴代某,自己在與拆遷辦協商拆遷款事宜,拆遷款已經談到180萬元,拆遷款一旦到位就會償還代某的本金和利息。代某一直等待袁某的還款。2013年11月5號開始,代某再打袁某的電話,已經不通。代某11月11日向硚口法院提起給付之訴,11月12日提供擔保,要求法院保全袁某的財產。11月12日,硚口法院的法官分別將查封該拆遷房產的交易手續,及凍結拆遷款的裁定送至拆遷辦及相關部門。11月20日,案外人王某向硚口法院提出異議,并提交了武漢仲裁委員會的仲裁調解書,該調解書對于袁某與王某于2013年10月28日簽訂的,袁某向王某借款并將硚口的拆遷房的拆遷安置補償權益讓渡給王某的協議予以確認并出具仲裁調解書。該仲裁案件于2013年10月30日收案,11月4日結案。拆遷辦后致函給法院,認為法院查封有誤,該房的拆遷補償權益已經轉讓,已經不在袁某名下,應解除查封。代某堅持不同意解除查封,后該案判決進入執行程序。因為袁某失蹤,房屋尚未拆遷,執行案件也未結。

王某作為案外人主張生效的仲裁調解書已經產生了物的權利的讓渡,該房的拆遷款應該直接給自己

而代某則強調,王某跟袁某惡意串通逃避債務,而且仲裁調解只是確認袁某跟王某的協議書內容,損害了包括自己在內的其他債權人的權益。

在這個案件中,確認仲裁的調解,是否直接引起了物權變動呢?

三、確認仲裁調解書是否可以直接引發物權變動的效力

確認仲裁在本質上與法院的確認之訴是相同的。上案爭議焦點在于涉案確認調解書是否具有直接引起物權變動的效力,對此有兩種不同意見:第一種意見認為,調解書作為法律文書之一,應能直接產生物權變動的效力。袁某與王某經過仲裁調解書確認后,袁某已經喪失了對被拆遷房屋的征收補償款的主張的權利,法院的查封標的已經不是袁某的財產。法院當然不能執行案外人的財產。

筆者認為,物權法第二十八條規定的能夠直接引起物權變動的法律文書不應包括調解書,就物權變動事項所作的調解,尚無與判決同一的形成力,因此,法院、仲裁委出具的調解書不能直接產生物權變動的效力,被拆遷房屋的權屬仍屬于袁某,法院可以執行。

該仲裁調解書并非系確認袁某與王某之間債權債務真實性的裁決,而僅是對于雙方意思表示的確認,該調解書不可以直接引起物權變動的效力。根據《物權法》第二十八條( 因人民法院、仲裁委員會的法律文書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決定等,導致物權設立、變更、轉讓或者消滅的,自法律文書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決定等生效時發生效力。)該條所說的無論是判決書還是仲裁裁決書均要有直接可以導致物權設立、變更、轉讓或消滅的效力,才可以是本條所指的法律文書。而雙方合意形成的確認之訴是不可以直接導致物權的變動的,否則雙方合意就會直接對抗物權公示公信原則,也可能發生雙方惡意串通的合意而損害第三人權益。本案中的仲裁調解書恰恰是根據雙方合意形成的,體現的是當事人的意思自治,只是以仲裁委員會的名義進行了確認而已。

同時,本案的確認仲裁在進行仲裁確認時,從立案到審結僅僅用了6天的時間,在仲裁的時候沒有從分考量確認仲裁中對所確認的內容的“合法性”與“第三人利益”相沖突的審查。本案調解書的確認對象為袁某和王某的債權確認及拆遷權益讓渡的協議,從確認仲裁的辦案規則“三性”來講,著重的是審查:真實性、有效性和可執行性。有效性是審查對于這樣的債權確認及讓渡的案件中,著力審查的應該是是否侵害了案外人的利益。非因法律行為引起的物權變動如具有執行力的法院裁判文書、仲裁文書,本身就是公權力行使的結果,自生效就具有確定力和公示性,因此無需以登記或交付為生效要件。但是由于調解書是當事人雙方協商議定的產物,類似于雙方在法院、仲裁委的主持下達成了一項新的契約,因此,依據調解書引發的物權變動也應遵循公示公信原則,而不能直接產生物權變動的后果。

四、確認仲裁的道德風險和公信力

如果把確認的調解書引入到物權變動的法律文書行列引發的道德風險除了在本案中,在其它任何類似的案件中都可以直接使當事人利用確權調解書的物權變動效力實現損害第三人債權的目的,或者掩蓋真實的交易活動達到非法的目的。2013年新修訂的《民事訴訟法》將民事訴訟的誠實信用原則寫進了法條,到最高人民法院2013年發的《明傳》中都一直強調要避免當事人通過惡意訴訟、虛假訴訟達到非法的目的。確認仲裁更不能因為確認仲裁的注重“程序”而給某些惡意者以可乘之機。

因為不動產的物權登記作為一種公示方式,是由國家建立的,而且是以國家信譽作為擔保的,所以以這種方式確權依據時,其效力最強[6]。雖然我國《物權法》第28-第31條[7],以法條的形式規定了物權公示原則的例外和補充,但是法律應當盡可能促進物權公示原則在此種不動產物權變動中的回歸[8]。而且按照現在的通說,也并非所有的法律文書一律都可以引起物權的變動,應僅限于法院或者仲裁委作出的變更或者消滅當事人之間原來沒有爭議形成的法律關系的判決等,一般不應包括給付判決、確認判決、其他裁定以及各種通知、命令等[9]。

五、結語

   確認仲裁在中國《仲裁法》20年的發展進程中,由武漢仲裁委員會率先進行探索,并已逐漸深化、細化,被同行業采納的新興的仲裁法律服務方式。筆者認為在確認仲裁時,程序性的完整中更應該審查并牢牢把握以下關鍵的點,才會使確認仲裁更加具有公示公信力

第一、合法性

   合法性是仲裁裁決獲得法律效力的保證,也是其具有強制執行力的前提。在我國對于合同效力或者協議效力或者民事行為效力的認定的方式,除了仲裁、訴訟還有公證、見證。作為律師,曾經親生經歷過很多起,因為無法提供規范而合法的資料被公證拒之門外的當事人要求律師提供見證,而律師往往會接下這樣的業務,因為作為業內人士大家都會對所見證的內容的真實性進行審查,而對合法性,會以業內的巧妙的語言進行規避。但是見證的文書并不是可以直接具有法律強制執行力的。確認仲裁就是在傳統的仲裁對糾紛予以證明的前提下,賦予了強制性,一旦一方不執行,一方直接可以申請強制執行。所以確認仲裁必須對所確認內容的有效性、合法性進行審查。

第二、案外人利益

  仲裁體現的是仲裁雙方的意思自治,仲裁第三人的提法至今還只是理論上的探討。由于確認仲裁快捷、便利,因此在審理時對涉及案外人權益問題需謹慎對待,避免僅為了保護雙方的意思自治而導致損害國家利益、社會公益和案外人、第三人權益,從而引起糾紛不斷,甚至誘發一些列的道德風險和違背誠實信用的民事帝王法則的大量案件,最終導致整個確認仲裁制度的危機。

    在文章的結尾,想起賈島的《劍客》一詩,并以潤色,獻給《仲裁法》實施20周年。

十年磨一劍,十年試霜刃,劍刃閃銳光,只為人間不平事

 

Abstract:

The origin of arbitration as a "third party arbitration", to rise to the legal system, should still holds on the most basic of arbitration, the public trust. Confirm that arbitration is a newly arisen mode of convenience, quick and convenient, but still can't damage the social and public interests, the interests of a third person, must not become a convenient way to evade the law. Arbitration of the conciliation statement as an effective legal document cannot be directly equivalent to the property law of "can directly cause change of real right legal document"

Keyword:  Confirm  Arbitration   Mediation  Changes in property   Public  Credibility

弭晶律師簡介

*弭晶,女,武漢大學法律碩士,中共黨員,中級律師,

湖北誠明律師事務所副主任

合伙人

武漢仲裁委員會仲裁員

 

 

   *曾發表的論文

   2006年《當代經濟》論文“不作為犯的義務來源及排除的特殊情況”

2007年《楚天學術》論文“懲罰性賠償的適用標準”

2008年《楚天學術》論文“第三者侵犯配偶權的法律承擔”

2008年《楚天學術》論文“無罪推定原則在我國刑事訴訟中的應用”

2012年《長江論叢》論文“您家小區廣告收入裝入了誰家口袋”

2012年《長江論叢》論文“您家用哪家公司的寬帶自己決定的了嗎?”

   *曾在首屆湖北省律師論壇上做主題講演《為中小房產企業提供項目跟蹤法律服務》

*聯系方式:

地址:武漢市江岸區黃孝河路90號 

手機:13349836196

傳真:027-82623083

郵箱:[email protected]



[1] 陳志春,《仲裁的起源及歷史演變》

[2] 熊世忠、唐云峰“論確認仲裁”2007年7月《商事仲裁》

[3] 2007年《武漢仲裁委員會仲裁規則》第55條(一)本會可以根據雙方當事人達成的仲裁協議,對下列請求作出確認裁決:1、當事人請求確認合同效力的;2、當事人在本會之外已經就爭議的解決達成和解協議或者調解協議,請求本會制作裁決書或者調解書的。(二)當事人請求作出確認裁決不得損害社會公共利益或者第三人的利益,不得規避有關法律。(三)對當事人的請求、有關合同、和解協議或者調解協議和其他證據材料,仲裁庭應當進行審查,必要時可以根據本規則第三十二條規定收集證據。(四)當事人的請求違反本條第(二)款規定的,仲裁庭應當拒絕作出確認裁決,駁回當事人的請求。

[4] 武漢仲裁委員會副主任李登華,2011年6月10日

[5][5]熊世忠、唐云峰“論確認仲裁”2007年7月《商事仲裁》

[6] 孫憲忠,“房屋買賣交付而未登記的法律效果分析”,中國民商法律網2007年3月13日

[7]第二十八條 因人民法院、仲裁委員會的法律文書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決定等,導致物權設立、變更、轉讓或者消滅的,自法律文書或者人民政府的征收決定等生效時發生效力。
  第二十九條 因繼承或者受遺贈取得物權的,自繼承或者受遺贈開始時發生效力。
  第三十條 因合法建造、拆除房屋等事實行為設立或者消滅物權的,自事實行為成就時發生效力。
  第三十一條 依照本法第二十八條至第三十條規定享有不動產物權的,處分該物權時,依照法律規定需要辦理登記的,未經登記,不發生物權效力。

[8] 王全第、佘軼峰,“非依法律行為的不動產物權變動法律研究”,2005年5月

[9] 趙晉山,“非因法律行為引起的物權變動”《人民司法》2007年4月

聯系電話
027-82624772
027-82623083
返回頂部
湖北快三综合走势 成都期货配资 纸牌麻将怎么掷骰子 福彩30选五走势图 快3开奖记录 重庆快乐10分走势 贵州麻将规则 排列五*精准5注 股票行情分析系统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彩票控 股票涨跌的原理 北京pk105码计算方法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查 2019年上证指数半年线是多少目前大盘年线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湖北30选5几点开奖结果查询 荣立通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