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狀元可否戴罪上大學?

2008年09月26日| 發布者: whchengming | 查看: |

  《海峽都市報》以《高考狀元被查出為逃犯 請求帶罪上大學》為題報道:2008年7月7日晚10時30分,泉州豐澤治安大隊在布控中,抓獲一名寧德警方刑拘上網追逃的重傷害嫌疑人丁某城。經查,此人竟是福安市今年高考高職單招理科狀元。記者與嫌疑人丁某城進行了對話,丁某城說,他希望能夠戴罪上大學,有了文憑再坐牢。該報道面世以后,引起了軒然大波,激起較大反響。有的網民對丁某城表示同情,留言為了挽救失足青年,可以嘗試戴罪上大學。有的網民表示強烈反對,堅決要其先服刑,認為如果他真的是塊金子,坐完牢之后再去當他的狀元。

  戴罪上大學很明顯不是我國《刑法》規定的刑罰種類。法律也不應當因為一個學生,重新設置新的刑罰方式。盡管丁某城在被抓獲時剛剛19歲,盡管丁某城高考成績較好,但是在依法治國的今天,在罪刑法定的原則之下,對戴罪上大學,筆者持反對態度。

  丁某城戴罪上大學,不符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要求,任何人都沒有法律之外的特權,任何觸犯法律的行為都要受到法律追究。地位高低不是享受法律特權的理由,所以 曾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委員會副書記、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主席的成克杰因受賄罪被執行死刑。財富多少不是享受法律特權的理由,所以,所謂中國首富牟其中被依法審判。貢獻大小不是享受法律特權的理由,所以,為黨為人民做過很多有益的工作的劉青山、張子善,被毛澤東主席批準,依法執行槍決。丁某城能成為福安市今年高考高職單招理科狀元,確實不容易,但是如果因為他是高考狀元,從而對其網開一面,那么法律的公正性將大打折扣。如果對高考狀元應當開綠燈,那么對國寶級的院士們是不是也該法下留情?如果對高考狀元應當開綠燈,那么對勞動模范、三好學生等等是不是也應當法外用情?

  戴罪上大學,不利于矯治丁某城。據媒體報道,對于伙同他人持刀將人刺成重傷一事,丁某城也作了交代。2006年6月20日上午,丁某城伙同湯某華等3人,持馬刀將受害人鄭某忠砍成重傷。6月26日,寧德蕉城刑警大隊將他及同伙刑拘上網追逃。持馬刀行兇,并將受害人鄭某忠砍成重傷,充分證明丁某城等人主觀惡性之大,危害之嚴重。暫且不論丁某城等人是否是有剝奪受害人鄭某忠的生命的犯罪故意,縱然是以故意傷害受害人鄭某忠為目的,根據我國《刑法》234條規定,若是輕傷害,將被判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若是重傷害,將會被判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是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的,判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而丁某城等人已經給受害人鄭某忠砍成重傷,后果已經比較嚴重,所以以故意傷害罪處刑一般會在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既然丁某城給人造成的傷害不是輕傷,而是重傷,而且是持利器傷人,主觀惡性較大,讓丁某城戴罪上大學,無疑會對社會造成威脅。大學畢竟不是改造犯人的地方,而是大學生學習的園地。在學習的氛圍之下,在無人監督的環境之下,改造持馬刀將人砍成重傷的丁某城,改造的力度,教育的深度,實在是難有保障。

  丁某城報復心理較重,戴罪上大學會威脅到其他學生。記者曾問丁某城:“兩年前你正在念高一,怎么會持刀傷害他人?”丁某城回答說:“我們3個人都是同學,被砍的鄭某忠也是同學。鄭某忠家境富裕,時常與別的有錢的同學欺負我們,使我們學習受影響,跟老師講沒用,這才讓我們橫下心來報復他,但沒想用力過量,將他砍成重傷。我很后悔。” 記者又問丁某城:“他怎么欺負你們?”丁某城回答說:“他身材高大,經常找茬打我們,取笑我們,有時做作業,他在旁邊搗亂,回到宿舍他也經常糾纏,使我們無法入睡。”受到社會不良現象的影響,加之青少年自控能力差,學生之間找茬、欺負弱小的現象會時有發生,但是絕對不可以持兇器傷人。持馬刀將同學砍成重傷,證明丁某城有明顯的報復心理。人們不會忘記云南大學生化學院生物技術專業2000級學生的馬加爵, 身為大學生,卻性格怪癖,最后釀成四個同寢室的大學生被殘忍殺害。像丁某城這樣的人,縱然戴罪上大學,誰敢與其同桌?誰敢與其同寢室?正像網友留言所述:我們都是從小長大的,學校里以大欺小是家常便飯,但都是有限度的,一般不會造成人身傷害,丁犯的報復顯然太過份了。丁犯要為自己的殘忍付出相應的代價。可以說,丁犯不是一個好苗子,他本性中的報復嗜殺性格,決定了他不是一個寬容的人,不是一個能擔當重任的人,這樣的人,以后誰敢用?只能控制使用。而他一個心高氣傲的人,肯定不會甘心被控制使用,他還會報復,他今后的道路肯定是坎坷的。對社會來說,這是一個危險的人。

  不同意丁某城戴罪上大學,不等于說丁某城沒有依法宜從輕、減輕處罰的理由。首先,丁某城系未成年人犯罪,應當依法從輕減輕處罰。盡管丁某城于2008年7月7日被抓獲時已經19歲,但是丁某城伙同湯某華等3人,持馬刀將受害人鄭某忠砍成重傷,發生在2006年6月20日上午。案發當時丁某城才17歲,是未成年人。根據《刑法》第17條規定,已滿14周歲不滿18周歲的人犯罪,應當從輕減輕處罰。由于丁某城才17歲,是未成年人,所以依法應當從輕減輕處罰。盡管丁某城持馬刀傷人罪不可恕,但是從犯罪前因看,受害人鄭某忠長期欺負丁某城,對案件的發生有一定的責任。另外丁某城被抓獲以后,對自己的犯罪事實承認不諱,說明其認罪態度較好。這些是法庭在對丁某城定罪量刑時宜考慮的因素。

  (作者:段建國,開物律師事務所北京分所副主任,《中國律師》雜志、《中國律師網》特約評論員)

聯系電話
027-82624772
027-82623083
返回頂部
湖北快三综合走势 陕西麻将免费游戏 熊猫四川麻将技巧漏 老快3开奖结果江苏360 河北11选5今天推荐号 竞猜足球半全场 腾讯棋牌欢乐麻将捉鸡 快乐十分最快开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公布 点石策略通 极速飞艇选号软件 闲来贵州麻将破解版 极速快3大小怎么竞猜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一 排列七走势 集中盈配资 广西快三是全国统一开奖的吗